關於部落格
艾西莫夫說:適切的創造力需要具備五個條件,博學、聰明、直覺、勇氣、運氣。
  • 318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照面積算

理論上好像很有道理,可惜你左看右看,從來沒有人會用藝術價值跟你討論稿費。這個行業怎麼這麼物質啊?藝術價值怎麼變成用尺量呢?

若照我的理解,這是現實問題。我的意思不是「那種」現實,而是現實上,我們無法簡單地衡量藝術價值,而你一說這個稿子藝術價值多高(或多低),總會引來各種不同的意見反駁,你如果不能找到一個可以客觀丈量的基準,光是要討論價值問題,就會讓文化媒體產業始終卡在討論,而無法往下進入編輯作業。

所以現實上用文章長度計算稿費是一個無奈但具有客觀基礎的選擇。而且這個選擇在經濟層面,還有一個極重要的商業因果關聯。以圖書來說,字數通常跟書的厚薄相關,而厚薄呢,則跟書的售價相關(當然,例外總是存在)。所以字數多寡直接牽動售價的高低。

微妙的地方來了,字數是成本,售價卻是收入,如果用字數來算成本,對經營出版這一門生意而言,你等於是確保了成本結構會處於一種穩定而容易試算的情境中。

這理由看起來還是很怪?所有這些考慮裡面,藝術價值都不見了。嗯,也許我不得不承認,從會計的角度看,這一行某種程度上就是一門面積與長度的行業。

回到前面的版稅率問題,文字作者和影像作者,到底誰的貢獻大呢?由於上述的因果關聯,我們知道版稅實際是由售價決定的,而售價偏偏又跟藝術價值無關(你能說我出的是諾貝爾文學獎大師作品,因此單書售價要比別人高十倍嗎?),所以最後我們只能問,誰對售價的貢獻大,這樣看來,用面積丈量反而是個相當準確的方法。

(用面積、長度衡量價值,還有許多產業也是如此,你能指出多少呢?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